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黑星女俠 第十五章

时间:2018-06-16 这个城市新来的女警长苏珊.惠特曼和她的前任不同,已经三十岁却一直未婚的女警长是一个性情刚烈勇敢且疾恶如仇的女人,两个多月来苏珊已经带领着她的手下连续破获了好几个犯罪组织,令这个城市的治安状况好了许多。
  死里逃生的黑星女侠劳拉也没有闲着,复仇的怒火驱使下的女超人发誓要将那些曾经侮辱折磨过她的家伙全部抓住,给他们应得的惩罚。事实上,劳拉已经使她的死对头们几乎从这个城市里消失了--多数遭到了愤怒的黑星女侠最严厉的惩罚,少数则远远地逃离了这个被女超人的怒火燃烧着的城市。
  但是劳拉最强大和最仇恨的敌人--白党的首领哈曼博士,却依然逍遥法外--这么说的意思大概与死不见尸相仿,因为这个残废的老头好像挥发了一样消失在这个城市的空气之中。
  就在女警长苏珊将黑星女侠从那个淫邪的拍卖会上解救出来的第三天,两个勇敢的女人就开始了她们联手抓捕哈曼博士的行动。可是儘管她们几乎把整个城市翻了个底朝天,抓获了哈曼博士的绝大多数喽啰--也包括那个残忍的黑人巴洛,他当场被愤怒的女超人折断了双臂,然后丢进苏珊的监狱里--可是就是不见哈曼博士的蹤影。
  劳拉相信,这个消息灵通的邪恶博士一定已经逃离了这里,她感到失望和遗憾,但她们已经毕竟将白党的势力彻底从这个城市刬除了。
  曾经罪恶丛生的都市暂时获得了安宁。但安宁的背后,一个更大、更阴险恶毒的、针对疾恶如仇的女警长和勇敢的黑星女侠的阴谋正在悄悄拉开帷幕。
  ===================================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坐落在城市一个并不繁华的街道上的警察局二楼的一个办公室里还亮着灯。
  女警长苏珊还没有下班,独身的女警长已经习惯了工作到很晚,因为她下了班也只有回公寓休息,既然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苏珊宁留在办公室里。
  苏珊正埋头在办公桌上查阅着几个多年未破的案件的卷宗,门忽然被无声地推开了。
  「詹姆斯?你还没下班?有什么事吗?」
  苏珊见到一个身材瘦削的高个警官走了进来,是自己的副手詹姆斯。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警官是一个很精明、精明得近乎狡猾的家伙,苏珊知道他从前有过一些不太光明的经历--譬如收黑钱,但自从女警长上任以来,表现得倒一直很好,可苏珊还是对这个副警长怀有戒心。他一向下班后走得最早,现在却突然回来,苏珊感到有些诧异。
  「是的,惠特曼警长。」
  詹姆斯说着就已经走到了苏珊的坐椅旁边,还不等女警长反应过来,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指在了她的脑袋上。
  詹姆斯用手枪逼住女警长,眼睛却一直死死地盯在苏珊的胸前。女警长在办公室里没有穿警服外衣,而是只穿着一件白色的制服衬衣;她下身穿着黑色的警裙,以及苏珊喜爱的黑色丝袜,由于不是执行公务,所以女警长今天脚上是一双蓝色的高跟鞋。她那对格外挺拔饱满的乳房将衬衣的胸前部位撑得鼓鼓的,令詹姆斯略显贪婪的目光死活难以移开。
  「詹姆斯!你想干什么?!」苏珊厉声喝道。
  苏珊知道自己手下的警察们时常背着自己谈论自己傲人的身材,儘管女警长的脸蛋长得不算很漂亮,缺少些温柔的女人味,但她修长丰满且健美挺拔的身材的 惹火。难道詹姆斯这个家伙对自己有非分之想?女警长一阵惊慌和恼怒,她下意识地低下头看了看詹姆斯色迷迷的目光盯着的部位。
  正当苏珊低头的时候,她突然感到詹姆斯飞快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纱布,死死地摀住了自己的鼻子和嘴巴!
  「呜!呜……」苏珊立刻感到一股带着甜味的气体进入了自己的肺里,她马上大声地发出沉闷的尖叫和呜咽,意识顿时模糊起来……
  ===================================
  苏珊感觉眼前依稀有一些人影在晃动,脑袋里则昏沉沉的,眼皮沉重得好像两块铁板一样。她费了好大力气才使自己疲倦困乏的双眼重新睁开。
  出现在女警长眼前的场面使她大吃一惊!
  面前有三、四个家伙正手忙脚乱地搭着一个结实的架子,铁製的可拆装的架子顶端垂下一副铁链连着的粗重的金属手铐,底座的两端还有一副同样粗重结实的脚镣。房间门口的位置已经架好了一部摄像机,四周的墙边还布置好了几块聚光用的反射板,加上两盏树起来的明亮的大灯,苏珊简直怀疑自己是进了一间拍电影的摄影棚!
  但苏珊很明白自己还是在办公室里,因为她面前那张堆满卷宗的办公桌和两边那两排铁皮保险柜都还在,而她自己也还依旧坐在自己宽大的靠背椅上。
  当女警长朝自己身上看去时,立刻惊得花容失色!苏珊发现自己竟然被捆绑在了椅子上!
  女警长被一些结实的尼龙绳牢牢地捆着坐在椅子上︰几道绳索绕过她穿着制服衬衣的丰满上身将苏珊的身体紧贴着靠背捆得一动也不能动,使劲捆紧的绳子使苏珊制服衬衣下挺拔高耸的胸膛显得更加突出;她的双臂分别平放在椅子的两个扶手上,结实的绳子将她的双臂和两只手腕牢牢地捆在了扶手上,丝毫没有活动的余地;她的双腿被分开到宽大的坐椅两侧,两只小腿和双脚贴在椅子的两个前腿上,同样用绳子捆绑得结结实实!
  这样结实的捆法使女警长的身体和宽大的坐椅彻底连在一起,完全没有半点活动的空间!
  苏珊顿时感到一阵惊慌和害怕,她下意识地想挣扎一下身体和手脚,却发现自己的手脚彷彿麻 了一样,软绵绵地根本不听使唤!她想叫喊,却感到喉咙里发乾发紧,挣扎了半天只能从嘴里发出些微弱不清的沙哑声音!
  「哈哈!我们勇敢的女警长已经甦醒过来了!」
  一个尖锐且无比邪恶的声音从苏珊的身旁传来,女警长费了好大尽才使自己的脖子微微转动过去,但那个声音的主人又令苏珊大吃一惊!
  这个人--看起来是一个人--的样子简直怪异得令苏珊感到难以形容︰这是个身材瘦小的男子,一头黑髮上不知喷了多少发胶,而古怪地全部竖立起来且杂乱地朝着头上的各个方向伸去;他那张 黄的脸上还布满了无数浅黑色凹陷,一个奇大无比的鹰钩鼻子和一张几乎佔去脸整个下半部的大嘴是最醒目的特点;他身上穿着一套怪异的紧身衣,彷彿是鲨鱼皮一样的银灰色材料显得很有质感,同时也突出出这个家伙瘦弱得带点病态的双腿;他的双脚上穿着一双古怪的船形大号鞋子,背后还披着一件大红的斗篷。
  这个家伙的形象如果出现在万圣节的晚会上倒是合适极了,可出现在女警长的办公室里就显得极其怪异而邪恶。
  苏珊吃惊得张大了嘴巴,喉咙里抖动了半天才发出一阵模糊不清的「呵呵」声。
  「哦,对不起!可敬的女士,我忘记介绍一下自己了。」那怪人好像登上舞台的明星般,自我感觉良好地让一盏大灯直射在他那怪异丑陋的脸上说道。
  「我是奶酪骑士!亚瑟王的圆桌骑士中最伟大和勇敢的兰斯洛特的化身!」他的嘴巴几乎贴到了苏珊的脸上说着。
  女警长立刻从这自称「奶酪骑士」的家伙嘴里闻到一股浓烈的奶酪的臭味,再看看他那张怪异的黄脸,果然像一块大奶酪般的丑陋。如果是在平常见到这个家伙,苏珊一定会大笑起来,可现在女警长只感到无比地噁心和惊恐。
  「勇敢的女士,你可以直接叫我『奶酪』或『奶酪骑士』。如果你意,叫我『兰斯洛特』,我也不反对。哦……对了,你大概说话还有些困难吧?」
  那家伙得意地再次发出那种令苏珊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的尖锐笑声。
  「那块纱布上的药剂是一种运动中枢麻 剂,可以使人在一段时间内丧失所有的运动能力,当然也包括声带!」
  「宝贝,那纱布上的剂量之大足以放倒一头牛!可你竟能如此快地恢复知觉……哦,天哪!你甚至已经能活动眼皮和嘴唇了!!」那家伙看到苏珊充满厌恶和惊慌的眼神,以及微微哆嗦着努力想说什么的嘴,立刻大惊小怪地喊起来。
  「啧啧!真是一个健壮的女人!看看你的双臂、你的大腿、还有胸膛,多么地健康有力!简直好像一位来自蛮荒时代的女战士!」
  那怪异的奶酪骑士好像一个多嘴的妇人一样喋喋不休地说着,用手还不停地抚摸着被捆绑在椅子上的女警长的身体,令苏珊感到一阵阵噁心和愤怒。
  苏珊困难地缓慢转动着脖子,困乏的双眼努力在房间中搜索着。
  「哦,宝贝!你一定是在找你的副警长吧?哈哈,我猜对了不是?!他在你背后哪!」
  那怪异的家伙带着得意地尖叫着,很快苏珊看到詹姆斯从自己身后走到了面前,她的眼睛中立刻充满的愤怒。
  「噢,惠特曼警长,你吃惊了?不、不要奇怪,我本来就是奶酪先生的好朋友!对吧?」詹姆斯有些谄媚地沖那怪人说着。
  「哈哈哈,詹姆斯,你可真幽默!有像你这样费钱的好朋友吗?」那怪人丝毫不领情地尖声怪笑起来,弄得那卑鄙的副警长十分尴尬。
  苏珊此时终于全都明白了︰詹姆斯这个警察中的败类竟然为了钱,而将自己出卖给了这个古怪邪恶的罪犯!可她一时还弄不明白,楼下那些值勤的警察怎么会让这么一伙暴徒轻易地溜进来,她迟钝的目光下意识地扫视着桌子侧面的那个招呼警察的按钮。
  「不必费心了,警长!今天晚上值勤的都是『我的警察』!」詹姆斯邪恶地笑着说道。
  原来自己手下竟然有这么多与罪犯沆瀣一气的败类!苏珊立刻感到十分愤怒和紧张。她感觉有些迟钝的大脑里飞快地思索着,该如何从这种被动的局面下解脱出来,但詹姆斯的那双大手忽然伸到了苏珊的胸前,开始解女警长制服衬衣上的扣子!
  「……卑……卑鄙……」意识到詹姆斯竟然要脱自己的衣服,使自己当着这些邪恶的罪犯裸露出身体来,苏珊立刻感到一阵惊慌和羞耻。她想挣扎反抗,可中毒的身体和四肢却一点也动弹不了,只有喉咙里勉强能发出模糊不清的抗议声来。
  「住手!詹姆斯,夜还长着呢,你怎么这么迫不及待?!」那奶酪骑士忽然喝止住詹姆斯。
  「女警长,你今晚会和我们一起,在你的办公室里度过一个绝对让你永远都忘记不了的、特殊的夜晚!哈哈哈……来人,先给我们衣冠楚楚的女警长拍张照片留念!」奶酪骑士淫邪的奸笑令苏珊感到无比惊慌。
  「喀嚓」!一个奶酪骑士的手下用照相机给穿着一身制服、被捆绑在椅子上的女警长拍了一张照片,接着另一个家伙将摄像机移动到了苏珊身边。
  「好了,詹姆斯,该你的了!你还记得我们给这位女警长安排的剧本吧?嘿嘿,我都有些等不及了!堂堂的女警长亲自出马,拍淫蕩骯髒的色情电影,一定会让所有人都发疯的!」
  奶酪骑士那猫头鹰般的奸笑令苏珊立刻感到浑身不停哆嗦起来!她终于明白了这些家伙的卑鄙企图︰他们竟然要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轮姦自己,而且还要拍摄成电影!
  「臭娘们,我早就想上你这个男人婆了!今天我就要你这个女警长学学,怎么像妓女一样来伺候男人!」詹姆斯说着就开始解自己的裤子。
  苏珊此刻已经惊恐得快要发疯了。她眼看着詹姆斯用手掏出他那根丑陋粗黑的大肉棒走向自己,而自己却被死死地捆在椅子上,甚至连手指和脚趾尖都动弹不了一下!
  詹姆斯跨坐到了捆绑着苏珊的椅子扶手上,他的身体紧紧压在苏珊被捆在扶手上的双臂上。
  「臭娘们,没用嘴含过男人的这东西吧?哈哈,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该怎么用你的嘴巴来服侍男人了!」詹姆斯说着,用一只手捏住女警长的脸颊迫使她张开嘴,另一只手扶着自己怒挺起来的大肉棒狠狠插进了苏珊的嘴里!
  「不!!!不……」苏珊在意识深处呼喊着,拚命想闭紧嘴巴,可是那种可恶的麻 剂的作用使女警长几乎全身的肌肉都瘫软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詹姆斯将他那粗长且带着一股刺鼻的异味的大肉棒狠狠插进了自己嘴里,一直顶进了喉咙!
  詹姆斯放开扶着自己阳具的手,用两只手一起抓住女警长的脸,狠狠按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他低下头看到女警长的脸已经由于窒息和羞耻而涨得通红,眼睛里充满了羞辱和惊慌。他让自己的阳具在苏珊温暖湿润的嘴里停了片刻,接着揪着苏珊的头髮,在她的嘴里用力地抽插起来!
  「呜……呜……」苏珊麻 的嘴里发出含糊艰难的呜咽,詹姆斯粗大腥臭的肉棒插满嘴巴、一直顶进喉咙里的滋味使她痛苦极了,而更令女警长难以接受的是这种被人强暴的羞耻--尤其是被一个出卖了自己的卑鄙家伙残忍地从嘴里强姦,而自己还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摄像机,拍清楚一点!!」那邪恶古怪的奶酪骑士兴致勃勃地站在苏珊身边,欣赏着被自己的部下从嘴巴里姦污的女警长脸上那种痛苦羞辱的表情,同时还不忘提醒自己的手下用摄像机对準被捆绑在椅子上的苏珊一顿猛拍。
  「不、不要……」苏珊在意识深处竭力呼喊着。身边的摄像机不停拍摄着女警长遭到姦污的残酷场面,令她越发不堪。她被詹姆斯的肉棒不停顶撞冲刺着的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呼噜声,口水顺着被肉棒塞满的嘴里不停流淌下来,打湿了苏珊胸前的制服衬衣。
  詹姆斯在女警长嘴里抽插姦淫了足有一百多下,强烈的窒息感和被压在喉咙深处的强烈的呕吐感折磨得苏珊几乎要昏死了过去。她忽然感到詹姆斯插进自己嘴里的家伙猛烈地膨胀起来,接着詹姆斯揪着她的头髮狠命地在她的嘴里抽插了几下,一股带着浓烈的腥臭气味的液体在苏珊的喉咙深处剧烈地喷溅出来!
  苏珊感到大量粘稠的精液填满了自己的嘴巴和喉咙,使她的嘴里充满了一种令她窒息的腥臭味道,浓稠的精液顺着她的嗓子一直流进食道,几乎使女警长难过得要哭了出来。
  詹姆斯从苏珊的嘴里抽出阳具,看着满脸痛苦羞辱的苏珊嘴唇和嘴角上沾着自己的精液,粘稠的白浆顺着女警长的嘴角和脖子一直流进她衬衣的领口里。他想像着女警长衬衣里面那对挺拔结实的乳房上沾上了精液而变得湿漉漉的样子,立刻感到再次亢奋起来。
  但是詹姆斯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慾望,他知道现在必须先满足那个变态的奶酪骑士给受辱的女警长拍摄录像的望。他知道自己以后还会有机会再玩这个勇敢的女警长的,下次就该是干苏珊的下面、或者是女警长那丰满结实的屁股了!
  苏珊现在感到满嘴的苦涩和腥臭,同时感到一些粘稠冰凉的液体流进了自己的衬衣里面。她已经悲愤极了,充满仇恨和愤怒的眼睛里已经湿润起来。
  那怪异邪恶的奶酪骑士看着被捆绑在椅子上的女警长嘴角上挂满了白浊的精液、丰满高耸的胸膛微微起伏、眼中充满悲愤的样子,忽然怪笑起来。
  「哈哈哈!詹姆斯,这位警长小姐看来很坚强呀!对了,你的那些警察朋友呢?赶快把他们叫进来!!」
  詹姆斯立刻朝着门外喊了起来。
  立刻,办公室的门打开了,苏珊立刻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门外竟然站着六、七个警察,他们全都是苏珊的部下!而他们脸上那种邪恶和淫秽的微笑说明,他们都是詹姆斯的同伙!
  「小伙子们,你们的女警长为了奖励你们的服务,意用她的嘴巴来满足你们!你们还等什么?!」奶酪骑士尖叫起来。
  「……不、你、你们……这些卑鄙的杂种……不!」苏珊挣扎着从嘴里发出艰难的嘶吼,但是没有人理会愤怒绝望的女警长羞愤的抗议。
  一个警察走到苏珊面前,像詹姆斯那样跨坐在椅子的扶手上,粗暴地将他那膨胀起来的粗大肉棒塞进了女警长的嘴里!
  「呜……呜……」苏珊痛苦地呜咽着,感到那家伙插进自己嘴里的大肉棒又开始猛烈快速地抽插起来!
  就这样,一个又一个警察轮番跨坐到捆绑着女警长的椅子上,揪着女警长的头髮,在她的嘴里粗暴野蛮地姦淫发洩着,用他们的精液填满女警长的嘴巴和喉咙。
  苏珊则一直沉浸在巨大的痛苦和羞辱之中,她感到自己的胃里好像已经沉积满了那些噁心的精液,嘴巴里则一直被一根又一根粗大的肉棒塞满着,野蛮的姦淫使女警长感到自己的嘴唇和两腮都被磨擦得酸痛起来。同时她感到自己的口水混合着施暴者的精液不停从嘴角流下来,流满了脖子和下巴,将身上的衬衣弄得湿漉漉的,甚至自己衬衣里的胸膛和上身都好像浸透在了这些骯髒的精液之中!
  苏珊一直痛苦地挣扎着,由于麻 剂的作用她只能软弱地张着嘴任凭敌人施暴,嘴里不停发出含糊痛苦地呜咽和呻吟。女警长知道自己身边还有摄像机在不停残忍地拍摄着自己被轮番从嘴里施暴的场面,这更加令她羞辱得不堪忍受。
  随着一次有一次残酷的姦淫,苏珊逐渐由愤怒变成了绝望。她感到自己坚强的意志已经开始崩溃了。
  当最后一个警察满足地从苏珊的身上站起来时,女警长已经彻底垮掉了。她的脸上、嘴边和脖子上糊满了白浊粘稠的精液和口水,胸前的制服衬衣已经被打湿了一大片,湿透的衬衣紧紧贴在丰满高耸的胸膛上,清楚地显示出了里面那挺拔浑圆的双乳的形状。苏珊的双眼中充满了绝望和羞耻,不停流淌出精液的嘴里发出软弱痛苦的呻吟。
  奶酪骑士指挥着手下给被蹂躏得狼狈不堪的女警长糊满精液的脸部拍了一张特写,这令苏珊再次绝望地呻吟起来,羞辱万分地闭上了眼睛。
  苏珊忽然感到有人开始解开牢牢捆绑着自己身体和手脚的绳子,接着两个人架着自己还麻木的双臂将自己从椅子上扶了起来,她忍不住再次惊慌地睁开了眼睛。
  詹姆斯手里拿着一块纸巾走过来,要擦掉苏珊嘴角和脸上的精液。
  「不!詹姆斯,不要擦!!留着那些精液,让大家都看看,这母狗都做了些什么!」奶酪骑士尖叫着制止了詹姆斯。他下流的辱骂令苏珊几乎要痛苦地哭了出来。
  接着那怪人走到了苏珊面前,伸出手来解女警长上身那被精液和唾液湿透了的衬衣的扣子。
  「不、不要!住手!你这杂种!!」苏珊现在儘管手脚仍然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量,但说话已经没有问题了。她一想到自己接下来还要在这些卑鄙残忍地侮辱了自己的罪犯们面前裸露身体,立刻羞耻得浑身发抖,尖叫着骂了起来。
  「啊哈,看来我们的女警长还不习惯光着身子。不过我保证,你很快就会习惯的……」奶酪骑士无耻的威胁使苏珊害怕得眼前一阵发黑。
  奶酪骑士一边说着,一边利索地解开女警长被精液和唾液湿透了的衬衣的钮扣,接着在两个抓着苏珊双臂的家伙协助下,将女警长的衬衣脱了下来。
  女警长的上身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胸罩,隔着被精液和唾液打湿的胸罩甚至能看出下面那对挺拔雪白的双乳顶端的乳头的形状。女警长裸露出来的丰满健康的身体令奶酪骑士又是好一阵讚歎,接着他突然狠狠地将苏珊胸罩的肩带扯断,整个扒了下来!
  「不……」被精液和自己的唾液打湿的双乳突然裸露在空气中,苏珊立刻感到一种彻骨的寒意。她忍不住浑身颤抖着,羞耻的呻吟脱口而出。
  「好美的奶子!警长小姐,你这么棒的身体不去做婊子,可真是浪费了!」
  女警长裸露出来的双乳雪白坚挺,好像一对浑圆结实的肉球一样挂在湿漉漉的胸膛上,一点也没有下垂的迹像。奶酪骑士双眼中射出贪婪的目光,双手忍不住握住苏珊的双乳轻轻揉搓了起来。
  苏珊立刻感到一阵羞耻和慌张。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如此无助地任凭一个邪恶的罪犯玩弄自己傲人的身体,这种羞辱甚至比刚才被人轮番从嘴里施暴还要可怕,苏珊已经开始沉重地喘息呻吟起来。
  奶酪骑士见到女警长痛苦万分的样子,不禁再次得意地奸笑起来。他放开苏珊那对饱满挺拔的乳房,双手抓住女警长下身的警裙,粗暴地扒了下来!
  苏珊再次惊慌地呻吟起来。但还不等她反应过来,腰上的黑色连裤袜也被奶酪骑士顺着宽大饱满的臀部剥到了大腿上,接着内裤也被粗暴地撕破脱了下来!
  「啊……」苏珊嘴里发出羞耻的呻吟,她知道自己迷人的下身也已经彻底暴露在了罪犯们面前。强烈的羞耻感使女警长感到一阵晕眩,赤裸的身体彷彿要晕倒一样地摇晃起来。
  可是苏珊还没有昏迷过去,她感到一双冰凉的手开始放肆地抚摸起自己裸露的下体来。一只手粗鲁地剥开自己娇嫩肥厚的肉唇,将一根手指插进自己乾燥的肉穴,同时另一只手绕到自己身后,在自己丰满结实的屁股上大肆轻薄起来。
  苏珊简直要羞辱得发疯了,她想反抗,可是浑身软绵绵地使不出一点力气,只能咬紧嘴唇尽量不发出狼狈的呻吟,竭力克制着那种几乎令自己崩溃了的羞耻感觉。
  「果然是一个上等货色,屁股肥大结实,一点也不鬆弛下垂;肉穴紧密,干起来一定会很过瘾!」那邪恶的奶酪骑士彷彿在鑒定一件商品,用手摸遍苏珊的下身,同时还对其他人不停说着。
  「完了!竟然要被这些卑鄙的罪犯强姦了……」可怕的念头突然出现在了苏珊的意识里,巨大的绝望几乎使她立刻要放弃了。
  但出乎苏珊了预料,奶酪骑士竟然又将女警长被剥到了大腿上的裤袜提了上来,一直提到了她的腰上,然后吩咐两个歹徒将女警长的双臂扭到了背后,用一根绳子将她的手腕牢牢捆绑了起来。